擦!借钱也要上的深田咏美! 带车票


我有一个朋友,他叫詹姆李·格里戈里·托罗夫斯张·二狗子。

詹姆李·格里戈里·托罗夫斯张·二狗子不像乔老板那样有钱。

每次攒上一个月的谷雨钱,也只能去按摩院找一位。

这个月我朋友詹姆李·格里戈里·托罗夫斯张·二狗子去的是一家韩式按摩院。

回来后朋友笑眯眯的跟我说他今天太幸运了,这家店的技师相当之布油特否(beautiful)

说完后,还特别得意的朝我挤了挤眼。

不过,还没过1分钟他情绪就突然低落了。

我问他怎么了.

他说自己不知道韩式按摩还要按脚。

今天他把人家姑娘熏的一直流泪,

但是姑娘素质好,啥也没怨他。

他心里特别过意不去。

平日里詹姆李·格里戈里·托罗夫斯张·二狗子也没少帮衬我,朋友有难处了,我也不是那种坐视不理的人。

“我们一起凑凑钱,再去一次就好了,这次点三个。”

“为啥要点三个啊”

“让其他两个帮忙按脚,不让女神按”

“咦,好主意啊,还是你聪明”詹姆李·格里戈里·托罗夫斯张·二狗子高兴的像个狗子。

钱凑够之后,我便来了。

看到她们亲切的喊我欧巴。

我开始有些不好意思脱鞋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群引所 » 擦!借钱也要上的深田咏美! 带车票

赞 (4)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