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泽南与她的水晶冠


相泽南

业界最高奖项FANZA2019最优秀女演员奖获得者。

今天聊聊这个灰姑娘和她头上的水晶冠吧。

获奖之后的相泽南不仅客串了前段时间大火的《全裸导演》而且还被各类媒体报道,也受邀参加了很多节目比如吴宗宪主持的《综艺大热门》。

综艺大咖宪哥与相泽南合照

不过相比这些事,最火的还是相泽南社长的那篇回应获奖之后拒绝各路媒体给相泽南拍写真的文章《相泽南的灰姑娘传奇》

 

相泽南社长这篇文章写出来的原因很多,主要说3点吧。

一是各家媒体邀请相泽南拍写真被屡次拒绝的质问,

二是相泽南当时属于爆冷赢了天使萌,天使萌在岛国的粉丝还是很多的,多了当然会有一些闲人去跑相泽南推特下面天天“问候”;

三是社长病情加重了身体不行了,想为相泽南在尽最后一份力。

社长现在已经因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去世

基于以上主要原因社长写出的那篇文章,被粉丝翻译成中、英、韩、泰等多种语言被流传。

灰姑娘的故事是我们从小就听过的,但是当时看了文章后,发现社长这写的根本就不是灰姑娘的故事。不过死者为大,我就按照灰姑娘的故事来诉说。

1

这个灰姑娘1996年出生于香港,生于富裕之家,因父亲经商原因,从小生活在美国洛杉矶,7岁半时候回到日本念书,所以可以发现相泽南的英语发音相较于日本普遍水平很不错了但词汇量不行,目前也在学习中文。

相泽南大学时期的短发照

2014年的夏天,还在读大一的相泽南会利用假期时间打两份工,一边兼职快照模特一边做咖啡店店员的小时工。

这天还是“星探”(布衣王子)的社长发现了这个姑娘,点了两杯咖啡走上前搭讪,发现这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也很能吃。对于眼前这位比她大14岁的陌生男性她很好奇,“星探”自报了身份并讲了一些暗黑界的事,她并没有什么反应,后来才发现原来她是念很有名的贵族女校对星探讲的这些根本就不了解。

之后断断续续见了几次面后,由于双方都很忙(相泽南忙于学业,社长当时只是个小星探还在打拼中),所以下次见面时候已经是1年后了。

2015年的相泽南和“星探”再次重逢,两人约了一顿韩国料理,当时相泽南吃着吃着哭了出来。可能是这一年里在学校里有了什么委屈或者是其他什么压力,不过这次之后的相泽南开始把这名“星探”当做了可以吐露心事坦露心扉的朋友。

之后两人又有过数次的见面。那年12月的某一天这名“星探”突然问道:有家叫IP社的厂商要不要去看看?(去皇宫)小南笑着回道:我可以拍艾薇哦。

2

早期的小南脸上还有些婴儿肥

突然得到这个回应的“星探”当天就带小南见了IP社制作人,简单面试后喝了些茶,安排了两个月后再次面试。

2016年2月厂商再次面试小南,确定她没有改变心意,1个月后便给了她很棒的合约安排她出道。

平时的小南是每天晚上11点前必须回家的,所以开始每天的拍摄必须在晚上9点前结束,因为她当时是瞒着父母的。

社长说因为不想让家人知道,所以小南当时是不愿厂商联系媒体报道她,认为这个是她当时红不起来的原因。其实说实在的,当时出道婴儿肥外加牙齿没矫正的相泽南并不如现在这般惊艳才是不红的主因吧。

不过最后还是被她的朋友在片海发现了她,并给相泽南的父母说了,这事让常年经商的父亲很受刺激,把相泽南叫了回去。虽然长达5个月都没见到相泽南,不过当时正值行业严冬期的IP社对这位新人并没有放弃,一直等到她

回头是海。

不知道怎么说服相泽南父母的~再度入海的小南和从“星探”升到IP社功臣的社长开始联系媒体加大曝光。

但是这个当初的无名小卒哪里会有那么多优质资源啊?所以当时的相泽南接的很多工作都是没有酬劳的,但是这个姑娘总是喜欢打开自己的内心,让接触她的人总能感受到她的亲切与可爱。她说自己只会做糕点,所以每次粉丝来时候自己都会做很多糕点和手写小卡片回馈粉丝的支持。

在这段最困难的日子里,一个离家的待起新秀和一个有职位没资源的幸运儿,就算被最初的粉丝看好,但是媒体并不愿意花时间对这两无名之辈做了解,所以经常吃闭门羹。

当时只有一家媒体愿意为相泽南拍写真报道,所以这严冬中的二人记下了这份恩情。

之后的相泽南颜值开始呈现出不可思议的上升之势,几乎每个月都比上个月的颜值更能打,厂商给她的题材也开始更加的趋于吻合她的形象,而她也都能完美驾驭。

3

不过好景不长,去年7月份社长被曝出因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入院,小南身边没了经纪人(社长即经纪人),什么事都得自己来做。

而小南因为社长生病需要钱,顾虑到公司的经费问题,所以那段日子都是一个人搭车或计程车去工作。

并且常常会为社长带去自己做的糕点。

随着年初时社长病情的加重,小南开始自己亲自照顾社长,期间长达数月不去工作,对那时的相泽南来说没有拍摄就没有工资,因为她没有其他副业。

好不容易红起来的小南,因为社长的病情这样做,社长感觉很对不起她。

这个时候社长开始脱下病服,穿上她的骑士服为了这个傻傻的灰姑娘而战。

病危的社长在教粉丝怎么给相泽南投票

这个傻姑娘也在化身锦鲤在求投票

终于,这一路上跌跌撞撞相互扶持的两个人拿下了那个水晶冠。

夺冠后的两人拒绝所有前来锦上添花拍摄写真报道的邀约,再次找上了当时雪中送炭的那家媒体为相泽南拍独家写真报答恩情。

无名小卒时受尽白眼的社长常常对相泽南说:不要忘记那些帮助过你的人,对于艰苦的时期愿意伸出援手的人,一定要铭记于心。

社长曾说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在骨髓移植过称中有1%的存活率,而99%的几率是死亡。

社长第一次进行骨髓移植时说:

小南获奖就是我最后的愿望。

骑士第一次的愿望为她的灰姑娘而许,实现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群引所 » 相泽南与她的水晶冠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