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N【调查报告书】|【AV强要】引发的腥风血雨


其实在2019年的时候就做过相关的介绍,比如【减勒比】的老板和高管被捕,比如【东热】降温,老板跑路,又比如【三上悠亚】之前所处的经济公司被取缔,归根结底的因素就是因为在2016年发生的一系列【AV强要】事件而引发的。

【强要】在日语的意思就是“强迫”的意思,“AV强要”的意思就是强迫拍摄成人影像,可能大家也有所耳闻过,却不甚了解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今天我们就来讲解一下这个事件的经过,这篇文章我查找资历就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也希望大家能耐心的了解一下这个行业在涉及到人性时所经历的一些代价。

关于这个【AV强要】的情况并不是2016年才有,却是在2016年才被曝出来,起因就是非盈利社会机构【国际人权之夜】(简称HRN)在2016年发了一份【调查报告书】,这份报告书长达40页,其中包括PAPS机构(色情损害与性暴力研究会)在2012年~2015年间收到了近百位受害者的求助,并实地调访取证,揭露了业界相关从业者存在用暴力、欺诈、洗脑、勒索恐吓等行为强迫要求女性拍摄制作“非女性本意的视频内容”。

在这份报告书中举证了数个案例,案件的过程由于尺度问题没办法放上来,其中就有多项恶性事件,包括被要求在现场喝掉12升的水、拍摄中途求饶却被训斥、中途试图逃跑却再次被抓回来、暴力殴打逼迫就范、禁止她们与外界联系、强迫从事风俗产业等等情况。

这些求助者(受害者)或多或少都无法再回归正常人的生活,恐惧异性,患有抑郁症,有酒精或药物依赖,甚至有一位受害者在寻求帮助的过程中,还未等到律师去为她打官司就选择了自杀,有那么几个案例是会让人致郁的

这份报告书的主要目的是呼吁日本官方针对业界【AV强要】问题进行立法以及对一些成人产业存在的乱象进行取缔,结果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随着网络的传播以及后续的推动成为了当时的热点,很多人完全想象不到原来一个行业中存在着如此恶劣的问题。

而这个事件还有个背景,因为曾经在2013年进行Moodyz周年祭企企画涉及到了户外演出,并且被警方抓了个现行,现场逮捕了52名人员事件,到2016年7月开庭审理,其中一位女演员【香西咲】指控自己是被迫出演,并且实名举证自己的经纪公司【Marks japan】的老板【青木亮】(就是三上的经纪人啦)。

【香西咲】声称她是被骗入行,想要取消合约时一堆人将她围住,根本不给她说不的机会。而后这一说法就被放到了台面上,引起了很多相关的演员声援,说自己也是被强迫出演的。

同年11月份,【星野飞鸟】也出来给【香西咲】站队,矛头直指【青木亮】,写了一篇很长的博客说自己是被骗的,一开始说好的是当写真模特,合约一签之后却要求她必须出演业界电影,之后她患上了抑郁症、饮食失调、人群恐惧等精神问题,已经达到了心理残疾人的程度,花了3年的时间才缓过来,却再也融不进社会了。

相同的事还远不止于此,在2016年11月份实锤并直接逮捕了3家经济公司的老板,他们不仅仅和业界制作商关系暧昧,还和一些风俗店有挂钩,将自家签署的演员送到风俗店去工作,并且存在着强迫性质,这样的事情长达了数年。

此类事件在短时间内频出,当时关于业界【强要】的事接连被曝,一时间这个关于【强要】的话题也就越炒越热,直接被扒到了阳光之下。

而这些【强要事件】的始作俑者最终都指向了业界的经纪公司和制作商,在HRN的调查报告书中以及之后媒体所衍生出来的相关内容都指明,这些经济公司通过一些威逼利诱的手段来让女性出演成人内容,整个强要过程大致有几点:

1、瞄准猎物

早几年东京街头很多所谓的星探,他们所瞄准的就是那种刚从乡下上京,心中怀揣着梦想的年轻女孩,因为这样的姑娘好骗,对大城市有着先入为主的向往,又因为来自乡下,遇到问题也无法向亲人朋友求助,尤其是大学生,因为日本的奖学金大部分是类似于助学贷款,是要偿还的,很多学生还没毕业就欠了数百万円的奖学金,同时又要租金水电等等费用,她们需要钱,当谈及有工作给她们的时候,她们往往会愿意继续聊下去。

2、话术埋坑

在成功搭讪之后,“星探”就会用一些话术来进行引诱,比如:你长得这么漂亮,有没有兴趣来当模特啊;我们正在寻找模特,薪资很高哦…

在引起女性的兴趣之后,就开始进行下一步引诱,让她们签下合约,必要的时候甚至会说一个大家都熟的地面波知名演员:你知道XXXX吧,她也是我们公司的艺人(纯属催流弊)。

简而言之就是想尽各种方法让人签合约,甚至答应你各种条件做各种保证,让你觉得自己赚大了,而那份合约上面写的也往往让人觉得没毛病,因为当时那些经纪公司并没有在合约上写明具体的工作内容是拍摄AV,而是用了不好界定的词汇,比如“包含杂志等成人向的工作”或“在各种媒介上进行成人向展示。”

3、索要赔偿金

当合约签下去之后,就等同于签了一张卖身契,这些涉及“强要”的经纪公司就会开始安排联系制作商,将演员推荐给制作商并且开始安排工作,也是等到要工作了,这些女孩才知道自己要去拍不可描述的产业。

这种时候能拒绝吗?大部分正常人肯定是要拒绝的,但是往往一说拒绝的时候,经纪人就会拿出合约说:那把违约金赔偿一下你就能走了,你不给我就找你父母或学校要。

通常他们会说一个平常人难以偿还的数额,比如“片场都搭好了,片场租金和布景就用了几百万円,你不赔钱的话我们就去找你家人要了”,并且这种气氛并不会太好,可能就是几个彪形大汉堵在门口不让你走的那种场景。

这就是营造出了一种心理剥削的氛围,一些女孩子承受不住只能答应,至于那些拒不付“违约金”的,他们则会想方设法去进行一些洗脑行为。

4、洗脑

那些带有“强要”性质的经纪公司洗脑是很多样的,比如找个借口举办个聚会,然后把旗下的演员和拒绝出演的人叫到一起渲染下氛围,然后让一些业界演员上来打鸡血,说自己怎么怎么成功,月薪百万从此走上人生癫轰,听懂掌声之类的,再让演员和这些受害者交流,找到她们顾虑的点,比如担心被发现或是其他问题,再进行针对性洗脑。

而且这种洗脑是持续性的,即使这些女孩同意出演了,这些经纪公司也会用各种理由来阻止她们和外界联系,最终就是变得身边没有朋友,让她们被孤立,一回头有事只能找经纪人,以此来进行精神控制。

如果这些手段都无法逼女孩就范,且女孩很硬气的就是拒赔违约金呢?这就要看这些经纪公司属于什么性质的了,在当时那个年代,有些经纪公司背后有着不太好说的神秘力量,有些经济公司可能就会用一些更肮脏的手段,有些可能就不想惹麻烦干脆就让女孩离开,还有一些则有些天真。

2015年PAPS组织也接到过被经济公司控告索赔的求助者,经纪公司要求她赔偿违约金2460万円,这场官司毫无意外的以经济公司败诉为结尾,并且还有个更骚的操作就是,但是有律师反过来要求东京律师协会清理门户,要将经纪公司的代理律师给清理掉,理由是这名代理律师竟然给“强要行为”做辩护,这种助纣为虐之徒是律师中的败类。

而这一场官司,也是彻底引发HRN做出【人权调查报告书】的主要因素。

其实这种案件,要是真走官司,绝对是经济公司不占理,但是很多受害者最终就是没能勇于求助或者不知道如何求助。

理由也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有2点;

1、不懂求助,她们没有意识到法律保护她们拒绝出演【非本意的电影内容】的权利,这也是为什么喜欢选择从乡下来的女孩下手,因为她们没有很强的维权意识,不懂得去求助,不懂得有PAPS这种组织机构,也担心这件事会被曝光,被家人和学校知道,所以出了事情只能默默的承受;

2、她们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是自己没有了解清楚合约,是自己在给人造成麻烦。

那份【调查报告书】出现之后,就有电视台专门跟踪报道这件事并且实地取证,在受害者取证中就发生了一个现象,很多受害者一直在道歉,为自己没有看清楚合约就签约,是自己的问题。

她们中有很多人认为这份工作接下来了,就只能去做,这也是那些所谓的星探在一开始就瞄准的善良的软柿子。

而这些涉及【强要】的经济经济公司有问题,那有没有制作商也干过这事呢?

有,但不多。

其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制作商和经济公司的合作模式,不管是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制作品牌,哪怕是帝社S1,其实都没有自己的女演员,不管是专属还是企画,业界演员都只为自己所属的经济公司工作,她们的合约都是跟经纪公司签的,再由经济公司去和制作商签署工作合约,专属演员也不例外,等到拍摄日期到了,经纪公司讲女演员带到片场,女演员只需要向制作商递交【同意出演声明】即可。

也就是说,即使是制作商,他们也是通过经纪公司去接触演员,哪怕这位演员是自己家的专属。

也因此,当HRN的【NGO人权调查报告书】出来之后,首当其冲的就是一批涉及【强要】的经纪公司先被取缔。

但是这不代表制作商就无辜,也是有一些野鸡制作商或小型制作商铤而走险去做【强要】的事,只是说这样的制作商很小,后来【伦协】严厉打击之后,这些制作商基本上不是凉了就是转换阵地去了FC2。

在2017年电视台就【业界强要问题】实地调访时,因为要给受害者进行保护所以没有公布私人信息,但是有一个人例外,她叫【松本圭世】,在她大学时代曾经在路边被人邀请拍摄综艺,说好的是夜间综艺节目,她现场就签了演出同意声明,结果一上车之后发现四个彪形大汉在车里。

当然,【松本圭世】并没有让对方得逞,她在车内遭受了约10分钟的言语侮辱,四名男性在车内一直对她将一些没品的话,而这些画面就被记录下来了。

【松本圭世】在这段经历的三年后才得知自己当时参加的所谓的深夜档综艺,其实就是一家业界野鸡制作商,而那时候的她已经是一名电视主播,结果就是有人拿着这段视频说“现役某电视台主播出演”,而她也经历了【社会性死亡】的惨痛经历。

因为这个事情,她主持的节目被下掉了,即使这样她依然无法下掉自己之前被骗的视频,而网络对她也有很多恶言妄语甚至是造谣的攻击,各种恶意造谣,发一堆资源,标题就写着“电视台主播XXX”,其实但是【松本圭世】并没有进行拍摄成人影像,但是因为出现在其中,就被各种造谣中伤。

像这样的例子在【调查报告书】中也有不少,这也是在2008~2015年之间有记录发生的业界的乱象。

可能有人就会好奇,那2008年以前是不是有着更多?

这个问题的答案肯定死有,像现在【业界人权伦理协会(AVAN)】代表成员【川奈まり子(川奈真理子)】在1999年就是被人骗签了不平等合约,并要挟她不妥协就要告诉她父母,结果【川奈真理子】遇到了一个正经的经济公司星探,那星探就将她介绍到某家制作商去,制作商老总出来帮她平事,而【川奈真理子】也能以平等的合约当业界演员,后来在2016年10月AVAN成立之时,已经转型成作家的【川奈真理子】也加入到这个人权机构中。

所以在很久以前其实也有强要的事件发生,但是在2008年之后有了一些非盈利人权机构,且2008年之后强要事件要比以往多出不少,这也是因为【强要】是个有时代背景。

随着21世纪的高速发展,世界各地都在享受着科技的红利,尤其是互联网高速发展,网页的流量也可以变现了,网站所有者不再仅限于让用户付费也能赚钱,这就导致了网上出现了非常多的盗版资源可以免费观看,正版的销量由此一蹶不振。

在份额突然骤减的市场环境下,业界制作商们也很头大,盗版问题屡禁不止,所以他们需要更新鲜的新人和更硬核的企画来销售新作,演员的消耗就变得很大,怎么去源源不断的找新人或者说怎么让人愿意出演更难以启齿的企画就成了问题,再于是就有人将歪脑筋打到了合约上,利用话术诓骗女性签署合约再用合约敲诈勒索,这也就是【强要】事件的主要因素。

这放在今时今日是很难想象的一件事,往大点说这甚至已经属于人口拐卖的性质了,所以之前发生这样的事情影响肯定是不小的,我相信很多人在了解到这个事情之后脑袋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怎么还能允许这样的行业存在,这样恶劣的事情都没让这个行业被取缔吗?

其实有相同疑惑的人不少,一直以来,日本也有一大部分人在呼吁要取缔成人产业,尤其是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初,关于【强要】的社会热点被越堆越高,先后有几位非常出名的演员站出来讲述自己的遭遇(她们都已经转型,不说名字了),因而相继引出了很多涉事公司,很多涉案人员也遭到逮捕。

比如2017年1月份,涉嫌向【减勒比】提供演员的事务所社长被指控,暴力犯罪逼良为娼的证据一应俱全,在这种情况下,业界整个行业的态度却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甚至拒绝谈话,由此这个雪球越滚越大,到了2017年2月份,当时甚至有媒体说出了“每4个人就有1个人是被强迫的”这种定义(这个说法非常的扯淡,纯属标题党)

也由此2017年4月底因为【强要事件】的发酵,引起了有很多人到内阁府举行游行活动,事件直接上升到了内阁府的程度,当即成立对策小组,这也是日本官方对业界进行的最彻底的管控,要求业界所有公司接受调查。如果业界真的存在大范围的强要性质,即使不被取缔那也要经历一场腥风血雨的。

不过业界最终还是没有被取缔,有些人可能会说这个产业占了多少GDP是日本的主要经济所以没被干掉之类的话语。

其实这个产业还能存在并不是因为GDP,算上杂志和七七八八的配套,这个行业一年产值往多了说在日本的经济总值也就差不多1%的占比,真正让这个产业还存在的原因比较复杂,因素也很多,只能说彻底取缔,这些制作商只会转战地下,更难以监管,也更容易发生恶性事件,而2016年因为【强要】翻车的事故最终还让业界能存在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受害者的比例问题。

我在文中一开头就说了PAPS在2012~2015年间就收到了近百位受害者的求助,这个数量很多,但是这些案件中,投诉【强要拍摄】的有13例,被违约金勒索过的有12例,被骗入行的有21例,在签约之后希望能拒绝拍摄的有4例。

剩下的例子就有一些属于比较牵强的,其实跟业界的关系不大,说实话我看到这份【调查报告书】的时候我一开始很生气,觉得这些经纪公司真的很坏,但是我也不能尽信这一份【报告书】,在我查询的过程中也发现了有一些不同的说法。

比如【村西透】直接开怼【伊藤和子】说律师行业在2016年因挪用顾客资金翻车的女律师就有114人,你说我这行业脏?大家的行业彼此彼此。也有人说,PAPS有些案例实际是在扣屎盆子,因为2017年上升到内阁府阶段,内阁府立即下达相关部门彻查,几乎所有正规的制作商和经纪公司都接受了调查,也证实了这些正规的公司不存在【强要】的情况。

以及【纱仓真菜】当时自己也在节目上说得很清楚,她并没有听说过身边有谁是被强迫的,包括去签合约时她也反复看了十几遍合约的内容,不存在欺诈合约或诓骗她赶紧签约。

也就是说业界存在【强要】情况并不能等同于业界的整体情况,【强要】的受害者数量被过度的夸大,这一事件也被用放大镜看待,【强要事件】是很恶劣的行为,但这个行为并不是当时业界的普遍行为,行业存在有害群之马,但它不能代表行业内的所有公司。

然而PAPS\HRN等机构当时是直接将矛头指向了整个业界,而一些拳师(并不是国内才有,世界各地都有)也是趁机做了一些指向性的借题发挥,做了一些很夸大的数据,所以HRN的【调查报告书】引起的2017年接踵而至的各种案件,实际上可能并不是那么客观。

在整体咨询事例中,也存在着【儿童侵害刑事案件】和【因钱出演,事后想下架自己作品】的情况,而这些情况也一并被HRN定义为【强要】性质,这也让一些人觉得是在扣帽子。

而这些举出的例子真正涉及到【真的是被骗被强迫的】,在整个业界演员数量的占比中并不算高,考虑到还存在着受害者未求助或未被发现的情况,最终日本对策小组将受害者比例暂定为受害率是1%~2%,逮捕了很多相关的涉事从业者,并且取缔了涉及【强要】案件的经纪公司与制作商,并且开始着重打击不受监管的制作商,包括2017年1月【减勒比】的老板及高管被逮捕,之后【东凉】的老板也是小姨子都来不及带就跑路了。

虽说没有彻底取缔掉整个行业,但是也因为这一份【调查报告书】以及相继深扒的媒体和有志之士的现身说法,也让业界的经营模式彻底改变。

首先就是2016年【伦协】彻底奠定了“一家伦协”的基础,任何正规的制作商想继续运营下去必须受这家伦协的监管,并且加强了版权机构【IPPA】的维权力度,坚决打击盗版行为,而后就是2016~2017年成立了另外三大机构,分别是【JPG(日本业界经济公司协会)】和【业界改革推进研究会】、【业界人权伦理协会】来针对性的对业界进行监管。

随着这些监管机构以及协会的成立,业界的运营模式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比如所有的经济公司现如今都统一使用同一份【合约模板】,不仅要巨细无遗的公布工作内容,还要在合约之前就和女演员沟通好女演员对于各种演出的意愿。

另一个重点就是确定了【5年合约】,也就是女演员在引退满5年之后,可直接向【业界人权伦理协会】递交申请,要求相关制作商无条件下架自己的作品。

而这份合约的诞生背景则是因为,自【强要事件】引爆之后,这几个机构接连又收到了一百多份受害者求助,在2017年间频频被曝光(所以雪球越滚越大),但是真正挖掘下去之后才发现,绝大部分【强要】求助者并非是被强迫的,说自己被【强要】是为了能将自己之前的作品下掉,早年间网络并不发达,所以演员签的都是永久授权合约,制作商享有永久版权,后来随着网络的发展以及盗版猖獗,也就增加了她们被发现的概率,所以说自己是遭遇到了【强要】,这样说就更容易下掉自己出演的作品。

包括之前【乃乃果花】控告自己经纪公司说自己被强要,同经济公司的师妹【椎名空】还用小号嘲讽她:究竟是被强迫还是想要钱?

其实最后就是以下掉所有作品作为结尾,而在2017年这类操作也有很多,可以说浑水摸鱼也可以说见机行事吧。

而HRN的【调查报告书】也例举了很多因为作品无法下架而导致很多女性无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甚至因此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的例子,在2018年1月业界人权伦理机构和业界推进改革研究会正式定义:

1、鉴于以往的永久授权已不符合网络发展的时代,故引退满五年的演员自2018年1月份起即可要求制作商无条件下架该演员作品,且禁止制作商进行二次制作(出合集、宣传画册等行为)

2、非演员本意出演的作品,禁止出售,应立即下架销毁(指涉及强要受害者的内容应全部禁止)

3、将不正规以及违背道德的业界内容列成“公共道德有害的业务”范畴中,以《劳动者派遣法》第58条规定,如果派遣到“公共道德上有害的业务” ,最高处以10年有期徒刑来制约业界经济公司必须保护演员的人身安全以及派遣工作的范畴,也是因为这条限令,彻底打垮业界经纪公司与步行街品牌的合作,因为步行街品牌不属于《劳动者派遣法》的范畴。

4、经纪公司作为演员的雇主,应告知演员实际片酬是多少(早期存在有演员不知道自己的片酬的情况,经纪公司直接从制作商收取,扣除佣金后再发给演员,求助者中甚至有只收到2%片酬的情况),未告知薪资细节也被定义成强要行为。

5、女性在出演过程中,有权对侵犯自身意愿的行为说不,且片场必须做好防护措施,包括对传播疾病及演员心理健康都必须做好防护措施。

类似的针对业界整改的案例还有很多,且【业界推进改革研究会】基本上每年都会出一些针对性的提议,比如2018年(还是2019年来着),他们就提议,如果演员在出演工作日有身体不适的情况,不应该由演员承担片场的租金和制作团队成本费用,因为以前在拍摄日演员不到场,是要自掏腰包承担一部分成本的,应当改变方式,比如设置全勤奖,让奖励来代替惩罚。

也是在这几个机构的协同合作以及网络逐渐对【强要】这个话题有了抵制意识,在2017年之后,业界的环境才变得干净了许多,演员与经纪公司,经纪公司与制作商之间的合作模式也变得正规化且受监管。

在2018年,日本内阁府、警视厅以及相关机构还在东京涉谷展开了【抵制强要】游行,通报大家谨防街头搭讪,防止【强要】被害者再次出现。

时至今日,【强要】事件在业界也成了一个非常敏感的一件事,不能说绝对的不存在,但是这已经成为了一沾即死的行为,因为制作商和经纪公司也非常害怕与【强要】这两个字沾上关系,一旦沾上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说了这么多大家应该对于【强要事件】有了一定的了解了,可能有人会觉得这就是一起案件,实际上这个案件的背后涉及到的受害者们付出了很惨痛的代价,这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行为,它给受害者烙下了一块去不掉的印,在维权的过程中有许多人甚至放下了所有,包括有些知名人物公开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她们当中不乏有的人成为了艺人,有的人成为了歌手,再次站出来是要鼓起很大的勇气的。

也正是因为有了一群人的努力,才有了如今来之不易的正规化和监管机构,但是我要说的是,【强要事件】其实并未完结。

现如今的【业界】是逐步的被监管着,但是【强要事件】没有发生在业界,不代表它没有发生在其他地方,它可能存在于FC2,可能存在于私人小作坊,可能存在于酒桌上的管制迷药,也可能存在于你们的硬盘之中。

这世界上还存在着很多【非出自本意的拍摄内容】,它可能是偷拍,可能是报复性传播,可能是造谣,也可能是性诈骗,这些都可以归类为【强要事件】,而这些事无时无刻都在发生,也无时无刻都在传播,实际上业界之外的【强要】行为要比业界以内多出太多了,要知道,AV行业是将相关的人圈起来,在圈地之内进行针对性的管控,而业界之外是没有有效管理方案的,单FB上每年报复性视频上传,就是AV行业强要行为的数百数千倍,更何况那些偷拍的,诓骗的,要比业界多出太多了。

我用了一万的字来介绍【业界强要事件】的经过,这个经过是在因缘际会之下被炒热,有着各路人员站出来说一句“不”,有着一堆人或蹭热点,或真的舍身取义的推动之下才将此事彻底引爆所换取到的结果,可是在业界之外的【强要事件】呢?那些偷拍盗摄,那些报复性传播,那些隐藏摄像头录下来的行为,又该由谁来说一句“不”呢

2018年韩国首尔有一场成千上万名女性聚集在一起抵制报复性传播的游行,并打出了【我的性生活不是你的A片】这样的标语,起因是因为韩国艺人【具荷拉】被前男友以性视频要挟,细节过程百度上就有:

就在今天早上8点,还有一则新闻叫“地产公司女员工被上司带去开房后身亡”,看这标题以为是什么枕头营业,一看到七氟烷中毒,百度一下是管制迷药,其实就是一场酒桌下迷药后导致了受害者呼吸障碍死亡,这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

你们知道这个女孩才刚刚大学毕业吗?在残缺的家庭中艰难的长大,有着满墙的奖状,有着贫穷却依然将她抚养长大的亲人,就因为一个疏忽,十几年的辛苦全没了,人也没了,家也没了。

我相信在讲到这类暴力事件的时候,绝大多数人是会痛心的,很多女性其实很无辜啊,就像业界之前的【强要】,走在路上可能就被卷进去了,然后被强迫做一些被伤害的事情,谈起这种事大家都会觉得愤怒,那我要是说,有些女孩只是谈个恋爱,爱得盲目了,结果遇到个渣男,摊上了色情报复的事,那她的经历不会让人难过吗?有些女孩只是去上个班吃个饭就被卷进去了,甚至有些人就是单纯的在外面上了个厕所住了个酒店,这些经历就不会让人难过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群引所 » HRN【调查报告书】|【AV强要】引发的腥风血雨

赞 (5)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