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白さやか|那年十八,她被捂疼男毒奶了


乙白其实是一个在做梦的姑娘,这个梦可能有些年轻,有些难以理解,有些跌跌撞撞,只是那充满憧憬的眼睛,让人有些不知如何下笔描写那些无处安放的情绪。

乙白さやか(乙白沙耶香)2001/02/0320205月于【 S1出道T169cm/B:85(C) /W:58/ H:87/所属经纪公司:Bstar

【乙白】在很小的时候其实也想过未来会当个演员出演电视剧的,初中时期因为【山田孝之】主演的日剧【暗黑丑岛君】,【乙白沙耶香】从此对业界演员产生了兴趣,开始探寻业界的资讯,直到18岁生日的那天,她兴致冲冲的走进了秋叶原影音店的大人区域。

在此之前,【乙白】就憧憬着自己以后会是一名业界演员,她一直在追星,喜欢【天使萌】,喜欢【腿菜】,在一次次的追星过程中,乙白突然在某天突发奇想就将简历发给了业界的经纪公司,第一站就是最喜欢的【天使萌】所在地Bstar。

面试很快就确定下来,【乙白】也很快就成为了【天使萌】的小师妹,在那里她第一次见到了心仪的偶像,【天使萌】推门而入的那一刻,乙白第一眼就哭得梨花带雨,青春时的喜欢喜,不外乎是见到那个被自己用喜欢镀得闪闪发光的人。

那时候的【乙白】是幸运的,她喜欢的人基本都在S1中,所以她的第一志愿就是S1,也很快得到了S1的回应,因为当时刚好是【桥本有菜】移籍,S1打算着将【乙白沙耶香】打造成第二个【桥本有菜】。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因为她的热情和愿望,Bstar也乐于带着她,在还未公布任何出道讯息之际,Bstar就提前一个月让【天使萌】带着【乙白】上直播,并且在YouTube上开始活跃,早早的就为【乙白】的出道造势。

在直播中【乙白】很紧张,与【天使萌】的直播中基本都是由天使在带动,【乙白】也很安静,笑起来会捂着脸,后来开始让她自己直播,无处安放的小手一直在捋头发,能感觉得出【乙白】内心的紧张,在她还未出道时看了她几场直播,两三个小时的过程中她讲话小心翼翼,不知如何继续下去,就是坐着干着急又不好意思问自己该怎么播,也、能感觉到她很尽力的想要做好一场直播,也能看到两三个小时的过程中,人数从三百多掉到两百多再到一百多,她一直都想做好,也一度觉得自己搞砸了。

不可否认我个人很喜欢【乙白】,并不是因为她的外形条件有多好,而是看到她笑起来的时候,从她眼中感受到了一束光。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在2020年3月18日,那天她和天使第一次上直播,她很紧张,明明很拘谨,对着镜头怯了场,却强作镇定的想要做好,有种踮起脚尖希望你能看到她的那种感觉,由此对她有了一些印象,在之后发现了她的社交账户。

【乙白】的社交账户更新得很勤,互动做得更勤,有那么一段时间【乙白】是手机长在了手上,凌晨三四点的时候给她一条评论,她都能给我秒赞,要知道日本的时区要比我们这多一个小时,在我睡觉之前她在做社交,在我醒来之后她还在做社交,差不多就是那种状态。

能看出来她很想在业界有说成就或得到一点认同,只是自出道之后,【乙白】的粉丝数量就一直很玄学。

【乙白】很努力,是那种指一个方向给她,她就会自己蛮下去的努力,当时的她没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出道造势,也因为疫情关系无法做新人活动,事务所所告诉她从社交入手做宣传,她就一股劲全在社交上,社交怎么发?照片怎么修?直播怎么做?这些全得靠【乙白】自己摸索。

在粉丝突破5000人时【乙白】很开心,但是这种涨粉速度真的太慢了,当同期出道的【小野六花】刚注册完账号就粉丝过万的速度,【乙白】那种二十四小时拉满状态做回复的收获真的太少了。

所以我希望【乙白】至少能劳有所得,我懂那种努力之后依然无法翻身的无奈,这世界并不公平,天赋、才华和运气就注定了结局,所以努力成了改变结局的唯一途径,只是成功不一定属于那个最努力的孩子,就是因为这样努力的孩子才最失望,内心有期许,一次又一次的想叩开眼前的门缝,但是那束聚光灯就是与你无关,比失败更让人难受的,是期许得不到回应。

时至今日【乙白】的社交粉丝是2.1万,还未打上过FANZA的月榜,也未被太多人提及到,同期出道的那几位大人物与她的距离也越拉越长,【乙白】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她不在像当初那么腼腆,逐渐适应了面对镜头,唯一没变化的就是继续努力,变着花样的做她的社交账户,并为那缓缓增长的粉丝数量感到高兴。

我希望【乙白】的粉丝可以多一些,我喜欢她有一天能火起来,这无关颜值,也并不是跟她的关系有多好,只是看得到她的努力,看得出她想过很多方法来增加自己的社交账户,也看得到有不少人对于她的了解,仅仅就停留在外表,又因为她的外表而对她的努力视而不见,这个行业大家更关心的,也仅仅是外在条件。

或许对于她来说,出道就是去见她喜欢的人,做她喜欢的事,没有哪条规矩规定了【乙白沙耶香】必须火起来,比她更需要火的的业界演员有很多很多,行业竞争的残酷我都懂,只是我不太甘心,有些人的成功往那一躺就能天降机缘,没有任何成功的轨迹可寻,业界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有着各种各样的人,它被当作是负面的行业,但是人的好坏并不能单纯靠一个行业去衡量,至少乙白的努力曾真实的在我眼中,如果说乙白的努力无法持平这种差距,至少我希望她付出的等得到一些些回应,【乙白沙耶香】不一定会火,但我更不想尽力踮起脚尖的孩子最终没能摘到一颗属于她的星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群引所 » 乙白さやか|那年十八,她被捂疼男毒奶了

赞 (3)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