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接受婚后的缠绵,决不接受婚前的开苞!


夜晚,一顆流星劃過天際。

拿著愛情之箭的小天使在夜空中飛來飛去,月老也牽出了一根長長的紅線。

與此同時,在某個相親網站上面,他和她認識了。

她是奔著結婚而去的,而他是為了約炮而去的。

很快,兩人就在線下見面了。

街上有人駐足觀望,看著巨大的玻璃咖啡館裡的兩人。

他們倆好般配啊,多有夫妻相啊,真是郎才女貌啊……

這樣的讚嘆聲不時在玻璃窗外響起。

伴隨著咖啡的縷縷香氣,他直視著她的眼睛:我只想約炮,找個女生,每晚抱著睡覺。

她送去一縷秋波,在他眼睛裡蕩漾起絲絲漣漪。

她依然不依不饒:我是一個傳統的女生,只能接受婚後的晚炮,決不會接受婚前的早炮。

他幽幽地看向窗外:我有一把槍,可是,一直沒有找尋到目標,要它何用?

她從他滿是迷霧的句子裡穿過,並敏銳地察覺到了問題:你說的是雙關語還是在普通的敘事?

她讀的是中文系,對詞句時刻保持著敏感。

這在兩人見面的網絡交流中已經表現出來了。

在夜深人靜時獨在異鄉為異客的他們,彼此對著對方打出句子溫暖著深夜下孤獨的靈魂。

被窩裡面的溫度並不會因為溫暖而有幸福的感覺,床太大,一個人睡不下。

他們的聊天漸漸的變成了調情,又從調情向失控的深淵滑入。

她心裡是暗暗歡喜的,只是她的矜持讓她只是默默的體驗。

那字裡行間的刺激,還有那略帶誇張的討好話語,都能讓她驚喜陣陣。

第一次見面後,她沒有答應他的約炮要求。

他似乎變得有些冷淡了。

她也回到了從前,在深夜暖色的燈光下抱著書看,香薰的蠟燭,有著蕾絲邊的睡衣。

她以為她能像之前一樣沉浸在書裡面,可是不知為何,她的思緒卻是有些亂,飄得有些遠。

無聲的哽咽,淚水無聲地從臉蛋滑落到書頁上。

她和他聊了會兒天,輕咬著嘴唇,纖纖玉手在屏幕上打字,有些大膽的語句讓她臉上火辣辣的,四周的空氣似乎都變得些許灼熱了。

她答應和了她住在一起,但是卻拒絕了他那天晚上的要求:洗澡時和他視頻。

他說不視頻可以,他其實只是有點想吃新鮮草霉而已。

她本想回復大半夜哪裡來的草霉,突然意識到這也許又是他調皮的在使用雙關語吧。

她羞澀的笑了,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自己明明曾抱著書哽咽,而現在一種無形的魔力卻吸引著她。

住在一起的第一天,她親手為他做了自己拿手的蛋糕。

他在餐桌上擺了鮮花和蠟燭,除了燭光晚餐,還有更多的時間到夜晚。

她隱約的有些期待,又有些緊張,那種事他會怎麼樣開始呢?

她將蛋糕端到他面前,他將她攔腰抱住,用手指挑起奶油塗抹到她的嘴角。

她閉上眼睛,他香水的味道將她包圍,他用舌頭舔去她嘴角的奶油,舌尖似乎在找尋一個縫隙鑽入,她心裡蕩漾著,就像那隨波起伏的浮萍。

同居的第一個月,兩人如膠似漆,穿著睡衣吃東西,然後一起去浴缸,然後再回到床上。

有次她半夜醒來,看見黑暗的窗外有著隱隱的爪子,撕扯掉了樹梢上那隨風搖曳的花。

他開始變得有些冷淡,她覺得她做得太明顯。

她開始變得有些沉鬱,每晚都在跑步機上跑一小時,特意吃甜的食物,偷偷照著他電腦某個隱藏文件夾裡面的影片姿勢學習。

下载地址:

magnet:?xt=urn:btih:730DE67D22A4688484F055FFB5FF60514E6B60C8&dn=200GANA-1988

她還建了一個Excel表格,統計所有影片裡某些姿勢和女生類型的次數,用數據分析他的喜好。

也許某天在某個時刻,他回來時對著穿漢服的她眼前會一亮,她還嘗試著網購了一些小玩具,一切都是為了他。

只是他很快還是會厭倦的吧,她聽人說要留住一個男人就得留住他的胃。

她開始了廚藝研究,做了可口的飯菜為他送去。

在她生活的天平向他傾斜時,他卻一下子將她推開,她搖晃著差點摔倒。

就像那小時候看見自己後院裡一位親戚的孩子,用修理除草機的錘子不停的錘擊著花園裡的花朵蓓蕾。

她將爛掉的花瓣捧在掌心,花的汁液粘在手指掌心上,她無力的跪在草叢中哭泣。

這是她童年為數不多的心理陰影。

她決定離開。

那裡是她的家鄉,她在那裡從少女變成美女,在家鄉純淨的空氣裡甩著長發,那搭在肩上的長發折射著陽光的光澤。

舒適與愜意再次回到她的眉間,她對著美好的家鄉露出了笑臉。

嫩芽在樹梢悄悄的萌發,她以為自己已經忘掉了她,可以全新的生活。

只是,在夜深人靜時,小提琴的聲音從音箱流瀉到地板上,長發護住她的臉,看著書的她卻無聲的紅了眼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群引所 » 她只接受婚后的缠绵,决不接受婚前的开苞!

赞 (6)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